95后护士瞒爸妈援汉 母亲:电视里有个姑娘和你挺像


1月13日,我坐上了回家的航班,同乘人员中,还有不少澳籍华裔旅客。今年的春节恰逢澳大利亚中小学暑假,不少因移居这片南方大陆而多年没有归国的华人都打算趁着这段难得的假期带上孩子归国团圆。对于我来说,这个春节也是2020年我唯一可以留在国内的一段时间,自然也是无比期待。飞行过程中,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不少旅客之间的话题。但那时,包括我在内,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它会对我们产生这样大的影响。

△ 当地时间3月17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超市内,因为民众的恐慌性囤货,卫生纸被抢购一空,买不到纸的男子沮丧地趴在货架旁。

我原本订了2月底返回墨尔本的航班,但疫情发展迅速,不少留学中介都在建议,尽早离境。我虽有所担忧,却又觉得还没过正月初七,没必要这么早,盘算着先改到2月中旬走。安全起见,原本转机的机票也打算改成直飞。但正值航空公司退改签高峰,多次联系客服未果,心想时间尚早,也就算了。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边界附近的新南威尔士州太平洋公路上,排长龙等待通行的车辆。提示牌上写有“新冠肺炎 昆士兰边境管控 预计延迟”字样。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清洁小组成员在消毒电车站台栏杆。墨尔本市议会发起了一场清理突击行动,以帮助遏制新冠肺炎的传播。

当地时间3月10日上午,我感觉身体有些发热症状,便托付朋友购买体温计,并叮嘱他不要送上楼,放在公寓接待处就好。检测过后,体温正常,所幸是虚惊一场。但这阵仗惊动了公寓管理员,在和经理沟通过后,我决定居家隔离一段时间。这一天,澳大利亚累计确诊人数破百。当时在泰国普吉岛中转的一位同学转而选择订回国的机票。

3月20日,墨尔本大学新学期第三周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第一次踏入了校园上课。这是我这学期第一次进学校,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从下周开始,墨尔本大学所有课程将转为网课教学。学校已经下发邮件通知学生下周起不要来学校,在家做好自我防护。事实上,很多同学早已不来学校上课了,校园内显得很冷清。

2月1日下午,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澳大利亚宣布14天内过境中国内地的非澳籍公民不得入境,禁令立即生效。在禁令宣布后的短短一个小时里,已有数名抵达澳大利亚海关的中国留学生被拒绝入境。另有在中国机场候机的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者被航空公司拒绝登机。也有登机成功的临签持有者在2月2日抵达澳大利亚后,得到了更为严苛的惩罚——取消签证,立即遣返。

莫里森当天还宣布禁止超过100人的不必要室内活动,包括婚礼及宗教活动。

中国留学生作为在澳留学生中占比最大群体,因为这场疫情,受到了不小冲击。